頂點小說網 > 一品修仙 > 第五九七章 幻心爆發,前朝內訌

第五九七章 幻心爆發,前朝內訌

        看周王這樣子,明顯是學聰明了,根本不想跟他多說什么,省的又被問出來什么問題之外的答案。77dus.com

        秦陽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他堅信自己的判斷。

        只是從沒料到,周王會藏的這么深,有這水平,早點干趴趙王不得了,不知道他們在顧忌什么。

        現在想不明白,也拿不出證據,全憑臆測,什么鳥用都沒有。

        但同樣,他也不明白,代國公準備怎么將這場粗糙的大戲圓回去,怎么將布置弄的合情合理,讓嬴帝不會去懷疑周王。

        玩套路太多了,一丁點破綻,都會弄巧成拙,造成滿盤皆輸的局面。

        大嬴集結的高手,開始匯聚,從定天司之中最擅殺人的外侯,到軍中歷經沙場廝殺的悍將,極短的時間內,便集結了數十個高手。

        大部分都是道宮境界,法相境界也有四個。

        只不過,這些人剛集結好,新的意外又出現了。

        又出現了新的幻心面具子面,一位道宮修士,被徹底洗腦,在集結完成的時候,暴起偷襲,將兩位道宮修士重傷,眼看無力逃遁的時候,更是果斷自爆。

        其中一位法相修士,為了強壓自爆威能,遭到反噬,受傷不輕。

        新一輪的清洗和審查,以最快的速度開始,一個個被幻心面具控制的人,接連出現,上到高手,朝中重臣,下到離都之中各處小吏,一連有數十人暴露。

        而最傷的卻是戶部尚書云若木,竟然也不知何時,也被幻心面具幻化心靈。

        集結這些強者,總不能讓人家白玩命,神朝總要拿出來點好處的,掌握財政的戶部需要拿出來不少寶物做為厚賜。

        而之前通過趙王和周王,進獻給神朝的三百顆靈脈,原本也是需要戶部牽頭,將靈脈種到各地的,這項政令已經到了落實的時候了。

        誰想就在這種時候,云若木竟然卷走了所有靈脈,卷走了神朝允與眾位強者的寶物,甚至還卷走了戶部剛剛做完盤點的所有財富。

        誰都沒想到這一點,就算是嬴帝,都絕對沒懷疑過云尚書。

        戶部掌管神朝土地資源、各境賦稅、戶籍門派、軍需俸祿、財政收支,是神朝錢袋子,沒錢什么都干不成,戶部尚書也被尊稱為地官。

        云氏一門,不是從嬴帝登基的時候,就跟著嬴帝混了,他們在三萬年前才崛起,跟前朝是八竿子也扯不上一點關系,三萬年下來,云氏坐上戶部尚書位置的人,都有三個了,其中兩萬七千年,這個位置都是云氏的。

        可以說是深受信任,縱然之前云若木支持趙王,卻也從沒有做過什么跨過底線的事,都是在不越線的前提下,幫助趙王,這也是趙王涼了,對他也沒太大影響的原因。

        誰能想到,這貨在這種時候,來了這么一手。

        跟著沒兩天,云若木就在數千里之外的地方,主動投案,但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他便又狂性大發,從府衙里沖出來逃走。

        于是乎,如今大家都知道了,云若木其實還沒完全被洗腦,有時還能恢復自我。

        討伐代國公,奪走幻心面具的母面,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若是不毀掉母面,大嬴神朝朝堂和離都,絕對會亂,上層亂了,下面自然不會安穩。

        強者集結,直奔魁山而去。

        ……

        魁山別院,代國公頭戴高帽,走出了后門,直奔其中一座山的半山腰,這里有一座新立的山鬼娘娘廟。

        廟里香火繚繞,各種用料做工也都極為講究。

        代國公點燃三支清香,舉過頭頂,對著神像一拜。

        “在下程志,拜見山鬼娘娘。”

        一拜之后,將清香插到香爐之中,青煙裊裊,盤旋而上,飄起不過尺許,便如同遇到了阻礙一般,在那里翻滾不休。

        程志再次躬身一拜。

        “在下自問在魁山之中,未曾對娘娘有絲毫不敬,亦未曾開山裂石,掠奪礦脈,亦無殘忍虐殺魁山之中生靈,不過是在此求得一處安身之所。

        如今因為程某牽連,以至于讓大嬴諸多強者,直奔魁山而來,若是相見,說不得會大大出手,毀萬里山河。

        程某今日便會率人離開魁山范圍,只求娘娘莫要有失偏頗。”

        話音落下,程志再次一拜,望著香爐之中的清香。

        幾個呼吸之后,裊裊輕煙,似是狼煙,盤旋著升起,繚繞在神像周圍。

        程志再次道了聲謝,態度很是恭謹的后退三步之后,轉身離開山鬼廟。

        回到了別院,程志面上才露出一絲笑容。

        他是真的怕,怕魁山山鬼會親自出手,在魁山范圍內,那位山鬼的實力,絕對可以碾壓別院里所有人。

        所幸他還真的未曾不恭敬過,在魁山潛藏多年,不但未曾破壞,反而種下了一顆八品靈石,已經衍生成一條靈脈,算是加強了魁山本身,而得之有山鬼存在之后,第一時間就跟著大嬴一起,建起一座山鬼娘娘廟,在別院里的所有人,都會日日來供奉。

        大嬴很他們之間的恩怨,那是兩個外人之間的事,山鬼應該不聞不問,隔岸觀火。

        如今他主動去說,他們會主動離開魁山范圍,就算是交手,也不會在魁山,山鬼就更沒理由出手對付他們。

        他知道山鬼娘娘跟大嬴大帝姬的私交不錯,但僅此一點的話,遠不夠山鬼翻臉,正面對他們出手。

        看著忙忙碌碌的別院里的眾人,已經準備好離開了,程志回到自己常坐的院子,泡了壺茶,拿起一卷書,一頁一頁的翻著看。

        半天之后,石桌對面的一張石凳上,猶如幻影一般的虛空真經傳人,無聲無息的出現。

        “準備好了么?”

        “準備好了,也是時候離開這里了,魁山四方,都被大嬴的疆域包圍,再不走的話,可能就真的走不掉了,如今大嬴內亂在即,我們只需要再添把火,一切都能按計劃進行了,等到李代桃僵的計劃,順利進行之后,我們再行回來即可。”程志抿了口茶,神色似是輕松了不少。

        “好,虛空傳送大陣,已經布置妥當,隨時都可以走。”

        “那就走吧。”

        程志站起身,跟隨著虛空真經傳人,一路來到了別院外面的一處平地上,九根青色的蟠龍柱,分立一圈,空地上鋪了一整塊三尺厚,百丈直徑的巨大白玉,白玉之內,隱見數不清楚的符文和道紋,光暈流轉之間,便有扭曲空間的跡象。

        傳送大陣旁邊,已經聚集了這里的所有人,數百人中,九成九都是前朝暗中以秘法催生出來的水貨強者,真正靠自己一點一點苦修上來的強者,只有幾個。

        一群人陸續登上白玉臺,隨著虛空真經傳人親自操控,他們的身形扭曲了一下,瞬間消失在原地。

        等到最后,只剩下代國公程志的時候,代國公臨行前,拿出手中的書籍,翻到其中一頁,上面有一副木質面具的圖案。

        他伸手一撫,這幅做工看起來頗為粗糙,簡略無比,除了木質本身的紋路之外,什么花紋符文都沒有的面具,便出現在他手中。

        他撫摸了一下面具,感慨道。

        “這就是幻心面具的母面,當年大帝將此物賜予我,予以重任,我時刻不敢忘記。

        如今諸多子面,盡數爆發,大嬴之中精通神魂之道的強者,只需要隨意剖開三副以上,必然可以借助子面,追溯到母面。”

        代國公摸了摸頭上根本無法摘掉的高帽,微微搖了搖頭。

        “為了坑殺趙王,我付出的代價,有些出乎意料,我這般樣子,再持有母面在手,怕是很容易就會被追上。

        如今我的計劃,已經進行到最后一步,我不愿因為我功虧一簣,幻心面具的母面,你拿著吧,他們想要追上你,可沒那么容易。”

        虛空真經傳人看著眼前的幻心面具,沉默了一下之后搖了搖頭。

        “我拿著也未必能走得掉,這個虛空傳送大陣,跨越的距離太遠,只有我親自在外操控才可以,我自己是沒辦法用的,還是你拿走吧。

        這大陣傳送的目的地有三個,沙海荒漠、極北永夜之地、東海無盡之海,具體是哪個,我也無法掌控,甚至落在的具體位置,我也無法知曉。

        他們不可能在一年之內,找到你的,一年之后,大嬴所有有繼承資格的皇子皇孫,盡數隕落,我們的第一步目的也達到了。”

        代國公卻沒聽,依然伸出手,走上前兩步,將幻心面具塞到虛空真經傳人手中。

        “我們往日雖有爭執,但主要目的卻都是一樣的,如今更應該勠力同心,不分你我,陛下信你,我也信你,以往小矛盾,若是此次你我都能安然遠遁,我親自擺一桌酒,向你賠罪。”

        虛空真經傳人握了握手中的幻心面具,沉默了一下道。

        “時間不早了,你快走吧。”

        “保重。”代國公拱了拱手,跨上玉臺,隨著玉臺的光輝閃耀,他的身形,瞬間化為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被傳送出去的瞬間,代國公便察覺到自己的身軀,承受的壓力直線攀升,眨眼間,這種壓力便暴漲了數十倍,而且有增長的越來越快的趨勢。

        周遭無盡光影流傳,恍若一片流光世界,代國公毫不猶豫的翻開書,其中一頁驟然撕裂,爆發出一層光罩,將他籠罩在內,擋住了越來越強的壓力。

        跟著他面無表情的一揮手,光罩的所有威能,在一瞬間炸開,強行將他的傳送中斷。

        無盡流光消散,一片虛空之中,面色略有些蒼白的代國公,驟然出現。

        他的氣息一陣波動,險些從法相跌落到道宮巔峰,他飄在原地,環顧八方虛空。

        只見一條被撕裂的斷腿,從不遠處飄過,更遠的地方,還有小半顆崩裂的腦殼,順著虛空飄走。

        代國公呵呵的笑了兩聲,笑聲逐漸變得瘋狂,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虛空傳送大陣,你真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你想做什么,以為我不知道么?”

        這個大陣有么?

        那是真的有,虛空真經傳人布置的也毫無問題,絕對是正兒八經的虛空傳送大陣,而且還是加強版的,能從魁山傳送出去,跨越大嬴的阻礙,直接橫穿的大嬴的疆域。

        如此強大的大陣,才能在傳送的過程中,不被大嬴攔截下來。

        但是,重點來了。

        這種大陣太過強大,就似將人綁在箭矢上,被以為箭道強者射出去一般,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那種橫跨大荒時,所帶來的可怕壓力。

        尤其是進入到大嬴神朝的范圍,這種傳送,必定會第一時間受到大嬴神朝力量的阻礙,想要橫穿疆域,速度要快,力量要強。

        于是乎,那種可怕的壓力,會再次暴漲數百上千倍。

        那些催生出來的水貨道宮,缺陷太大,經受傳送,必死無疑。

        他原本的修為境界,法相巔峰,輔以防護手段,的確可以扛得住,但他現在的境界,已經險些跌落到道宮了,比之巔峰時的修為,弱了何止百倍。

        若非當機立斷,直接毀掉一頁書,將里面的威能盡數爆發,不是用來防護,而是用來強行中斷傳送。

        如今,他怕是都已經死在傳送的過程了,等到傳送結束的時候。

        可能他的腦袋在永夜之地,身子在沙海荒漠,手腳卻被丟到了東海。

        代國公飄在虛空,狂笑片刻之后,遙望著虛空盡頭的明光,似是這里的動靜,已經引來別人的注意了。

        他翻開書,利用其中一頁的神通,破開虛空,回到了大荒。

        懸在半空,環顧四周,這里已經是大嬴神朝的疆域范圍了,催動目力到極致,觀測地勢地形,這里似乎才離開魁山沒有太遠,距離離都也不是太遠。

        代國公落到地面,找了個地方先藏起來,暗自調息。

        ……

        魁山別院,虛空真經傳人,看了一眼玉臺,自言自語道。

        “你走吧,該做的都做了,已經足夠了,你要好好活著,活著替我看到功成的那一天,如此,我也能瞑目了。”

        后方的一顆樹下,一陣幻影閃過,眼上蒙著黑布的蒙毅走了出來。

        “我在虛空傳送大陣里加持了八萬八千層咫尺天涯禁,法身之下,無人能抗得住這種壓力的,一起走吧。”

  http://www.jsghgc.live/html/26/26227/1971747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sghgc.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胜负彩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