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一品修仙 > 第六七零章 六百六十七個主角,在別人書里跑龍套

第六七零章 六百六十七個主角,在別人書里跑龍套

        秦陽抱著王百強的法相之書往回走,壓根沒再理會王百強。



        而王百強一臉苦相,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舍得面皮,求得真經,后面這個真經才是關鍵。



        以往他費盡力氣,才能學到自己想要學的東西,萬事之后,早就煩死他的大師們,一個個當然巴不得他早點滾蛋,早死早托生。



        哪想到這次,星落大陣的陣圖,很出乎意料,輕而易舉就拿到手了,秦陽壓根就不在意這是多么珍貴的東西,當年摘星宗那號稱群星墜落的護山大陣,便是以此為基礎布置的。



        同樣,王百強也不在意,別人去看他的法相之書。



        可哪想到,秦陽看了之后,是真的想要看里面的無聊內容。



        這下他就坐蠟了,陣圖拿到手,他想走也走不了,總不能說之前奉承的那些話,真的只是捧兩句,什么侍奉左右,全部都是誆你姓秦的。



        說出來不做,拿到好處就反悔,這是要把秦陽得罪死了,更重要的,這人設就崩了啊,以后的路就窄了。



        眼看秦陽捧著書,坐上飛舟,緩緩飛走,飛行途中,也跟入了迷似的,捧著法相之書,看的津津有味。



        眼看飛舟飛遠,王百強跟著追了上去,他想登上飛舟,卻被飛舟上的防護彈飛了出去。



        飄在半空好半晌,王百強幽幽嘆了口氣,捏著鼻子認了,飛在后面追了上去,那本法相之書,可是他的法相所化,總不能不要了,而且法相被毀的話,他也會遭到反噬。



        更重要的,法相若是被毀,法相之書上的東西,也都會被毀掉了,他總不至于拿自己的法相當兒戲,記載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只要不傻,都知道那上面記載的東西,肯定沒那么簡單,只不過看到的,的確只是一些平鋪直敘的傳記故事而已,而且還不是什么傳奇人物的傳記。



        秦陽是真的對這本書上的記載感興趣。



        翻看了十幾個故事之后,他便拿出一本金冊,又拿出一支玉筆,重新翻到了法相之書的第一頁,隨著秦陽重新認真的看第二遍。



        金冊懸在一旁,玉筆飛上去,自動將秦陽看到的內容,完全照搬的謄寫了下來。



        這里面的內容肯定有價值,只是如今看到的內容,秦陽已經可以大致猜測到,這里面每一個故事,里面的人物應該都是真實存在過的。



        其中好幾個人物,經歷的事情,他都覺得那不像是編撰的傳記故事,哪怕是平鋪直敘的記載,里面的人物在面臨選擇的時候,大都符合他們的性格。



        秦陽謄寫故事,跟在后面追著的王百強,面色更苦了,他的黑眼圈里,都像是在冒苦水。



        什么人啊,看個故事還要記下來,有那么好看么?



        不過既然敢讓人看,自然也敢讓人記下來,以前倒是也有,但可沒人像秦陽這么喪心病狂,看他那樣子,是打算直接將法相之書里的內容,完全復制下來了。



        秦陽駕馭飛舟,回到了大嬴的大營,旁若無人的捧著法相之書,像似真的投入進去了,身旁選擇的金冊和玉筆,還在唰唰唰的不斷記載。



        王百強跟在秦陽身后,駝著背,低著頭,再加上嚴重的黑眼圈,活生生一副沒了精氣神的鬼樣子。



        跟著進大營,之前來請秦陽出手的那位偏將,已經蹲在門口等著了。



        看到秦陽的樣子,還有跟著回來的王百強,剛準備說什么,王百強立刻湊上去,揖手一禮。



        “王百強有禮了。”



        “你就是布陣的王百強?”



        “正是在下,我布的陣,被秦先生在彈指之間揮手破去,王某心生敬仰,愿侍奉秦先生左右,只求能學的一二,之前的事,立場不同,還望諸位海涵,之后若是用的上王某的地方,盡管開口,王某力所能及,一定極盡所能,只求諸位能在秦先生面前多美言幾句。”



        王百強拉著那位偏將,上來就是一通彩虹屁,姿態放的很低。



        等吹噓完了,還順手給解釋了一下。



        “秦先生忽有所悟,如今對外界怕是已經沒什么反應了,將軍還是莫要驚擾秦先生,秦先生這里有王某來侍奉就好。”



        丟下了想要問問情況的偏將,王百強落后幾步,跟在秦陽身后,一副跟班的樣子。



        偏將搖頭笑了笑,看到王百強了,其實什么都不用問了,至于王百強這幅鬼德行,也是見怪不怪,跟傳聞里一模一樣。



        他倒也不害怕王百強搞事,對秦陽不利什么的,以往那么多,還真沒出現過這種情況。



        秦陽回到大營,剩下的事就不用他管了,他一門心思的開始謄寫法相之書上的故事。



        他看書的速度快,玉筆自動謄寫的速度,也一樣,可就算如此,一個月過去了,他看了差不多三百個故事。



        這些故事有長有短,有些故事主角,甚至只是一個一輩子沒走出過生活地界百里的凡人,也有一些故事主角,修行到了法身境界。



        換成書頁,有些一兩頁就完了,有些幾百頁還沒完。



        而且這些故事的主角,所在的背景,似乎都不一樣,可能也是因為大部分都是弱者的緣故,他們一生游歷的地方,本身就沒有多大多遠。



        就像是當初秦陽在壺梁島的時候,島上九成九的修士,一輩子都沒離開過壺梁,不僅僅是因為死海太過危險,沒有類似幽靈號這種寶船,危險系數太高。



        其中為數不多的強者,才是能提供信息更多的存在。



        但一個接一個,連續幾百個之后,秦陽也發現了這些故事主角,唯一的共同點。



        全部都死的挺慘的,哪怕是其中有幾個是壽元耗盡而死的人,也沒有一個是安安生生的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要么是在壽元耗盡的最后一刻,出現了意外,要么是已經拿到了延壽的寶物,壽元耗盡,生命之火熄滅,活活老死。



        身為修士,橫死其實挺正常的,還真沒幾個會老老實實的等死,大都寧愿死在拼死一搏的路上,也不愿意死在床榻上。



        實在是這本書里記載的故事,沒一個善終的就算了,死的時候,一個比一個慘,秦陽才會注意到這些。



        這些故事到底有什么用,秦陽還是沒看出來什么。



        但既然都抄寫了,那就全部謄下來,以后說不定就知道了。



        一晃又是半個月,秦陽開始謄寫新的故事,看著看著,秦陽那平靜的臉上,慢慢的出現了變化。



        終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景,熟悉的名字。



        浮屠魔教。



        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加入了浮屠魔教,從一個小嘍啰,靠著敢打敢拼,心狠手辣,慢慢的向上爬。



        這個過程中,他失去了一直眼睛,然后,他得到了一件陰人的法寶,一把鉤子,只要勾到人,就能鎖住對方真元,讓對方引頸就戮的陰人寶物。



        然后他去了死海,去探索一個神奇的地方,一個封鎮著邪魔的島嶼,去那里尋找一種大荒從未有過的至寶。



        然后他遇到了邪魔,被邪魔奪舍失敗,化為齏粉,神形俱滅。



        秦陽看到這一篇故事,停了下來,他來回看了三遍,尤其是進死海,尋寶物,再到最后慘死的那段,更是多看了好幾遍。



        因為在這個故事里,他秦有德作為一個無名小卒出場了。



        之所以能在作為無名小卒留下筆墨,還是因為他在一件事里,起到了推進作用。



        往日的回憶,開始慢慢的浮上心頭。



        這個故事的主角,他見過,但是不知道名字。



        秦陽還記得,當時他是偽裝成浮屠魔教的探路弟子,然后差點被這個故事的主角弄死,當時就是用一個鉤子將他勾了過去,直到他說,他找到了正確路徑,才逃得一命。



        這人最后死的時候,就死在了他的面前。



        死之前最后一個念頭,竟然是死的為何是他,那邪魔為何不去找眼前那位瑟瑟發抖的弟子。



        秦陽長出一口氣,終于找到了這些故事的秘密。



        這些故事,如今可以確定,應該全部都是真的,每一個人都是真實存在過的。



        能從出生到死亡,除了苦修、吃飯、睡覺等可以一筆帶過的,稍稍重要點的地方,都有一點筆墨。



        如此除了那個人本人之外,不可能有別人能知道的這么清楚。



        尤其是其中有幾個法身境界的強者,從出生到橫死,數千年的時間,就算那強者本人,也不可能記得這么清楚。



        秦陽記下這個故事,繼續看,他已經打定主意,一定要把這本法相之書看完,一字不落。



        又是一個月的時間,不眠不休,秦陽終于翻到了最后一頁。



        共計六百六十七個故事,里面有六百六十七個主角。



        在大荒背景下的,可以明確確認的,有十七個。



        有活在嬴帝橫掃大荒的年代的,有活在大胤還沒覆滅的年代的,還有活在更遠更加混亂的年代。



        距離現在最近的一個,就是浮屠魔教的那個陰狠無名氏。



        很多具體時間都無法確定,但秦陽推測,所謂的十三萬八千年,可能就是里面的人物,年代最久遠的那個。



        本來還有一個推測,王百強是不是那種天生有神異的人,他可以保證自己百分之百轉生,無論實力強弱,書里的每個人,都是他的前世。



        可是看完之后,秦陽就否定了這個猜測。



        總共六百六十七個人,有些人只活了幾十年,有些卻活了幾百幾千年。



        就算每個人之間無縫連接,加起來的時間,也超出十三萬八千年不少了。



        轉生本身就特別困難,能不能成功,純粹看臉,想要保留記憶和本我意識轉生,除非像黑影那樣,神魂都煉沒了,只剩下不滅意識,而且本身應該還有神異的家伙,才能比較容易。



        可就算像黑影這么極端的存在,他也沒法轉生成倆人。



        而且看這里面故事的主角,很多可能都不在眼下這個大世界里。



        秦陽這會很想找黑影問問,看看他那個時代,有沒有厲害到可以同時轉生成很多人,還能輕易橫跨大世界的人,可惜黑影不在,現在可能還在東海挨揍吧。



        秦陽自己是覺得,應該不存在這種人,無論是神魂轉生,還是本我意識的轉生,甚至只是那一點本源靈性的轉生,都不會這樣。



        但受限于眼界,他也不敢說絕對的話。



        合上法相之書,秦陽找到了王百強,準備將書還給王百強。



        畢竟,這是王百強的法相,他總不能強要過來,宰了王百強也沒用,王百強掛了,這本書也沒了。



        “里面的故事很好,你要是再寫出來新故事了,能繼續讓我看看不?”



        秦陽盯著王百強的眼睛,語氣很是誠懇,跟書荒了上百年,好不容易看到一本書的讀者一樣。



        王百強被看的渾身發毛,一時之間,他已經有些不確定,秦陽到底是真的想要看故事,還是已經發現了什么。



        畢竟,花費幾個月時間,不眠不休,廢寢忘食,來看他書里故事的人,除了秦陽,再沒第二個人了。



        既然已經看了這么多了,再多看點也沒什么,王百強爽快的答應了秦陽。



        “行,沒問題,只要有新故事,我第一時間請秦先生指點。”



        “我有個問題,特別好奇,你的法相,是你自己主動凝聚成這本書,還是……”秦陽話音稍稍一頓,將法相之書遞過去,語氣變得有些意味深長:“還是你的法相凝聚出來之后,自然而然的變成了這樣?”



        王百強的接住法相之書的手,微微一僵,他的瞳孔一縮,眼中一絲驚色一閃而逝。



        不等他回答,秦陽抬起頭笑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不方便回答不用勉強,我知道問人修行辛密,是我不對,我只是實在好奇,忍不住了。”



        說完,秦陽拿出星落陣譜,塞給了王百強,這是他才整理謄寫下來的。



        當初摸到的技能書就是星落陣譜,星落大陣的陣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如今全部傳給了王百強,讓他研究的時候能順暢點,權當是回答這個問題的報酬。



  http://www.jsghgc.live/html/26/26227/204172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sghgc.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胜负彩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