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一品修仙 > 第六七四章 用分身也中招,把自己勸一勸

第六七四章 用分身也中招,把自己勸一勸

        按照秦陽原本的猜測,所謂的秘密,最大可能便是巡天使里出的內奸。



        只是一只臭鼬,按照血鸞所說,絕無可能無聲無息的潛入進來,這話秦陽是信的,人家在這里守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對于這些東西的了解,對于此地防護的了解,肯定遠比外人懂得多。



        再加上有前車之鑒,理所當然的,出了內奸的概率是最高的。



        但白色光球里的內容,卻跟他想的不太一樣。



        這只臭鼬依附在一位巨人身上,巨人身上不斷散發出臭氣,放出來個屁,身后除了一張獸骨座椅之外,其他的東西,盡數腐朽湮滅。



        除了這只臭鼬之外,還有更多化身成黑霧的臭鼬,依附在這位看不到全貌的巨人身上。



        畫面的開始,便是從這里開始,虛空獸骨座前方,神光凝聚,化作一個人形的虛影,對方的身型樣貌都被遮掩,看起來特別模糊。



        來人出現之后,自顧自的道。



        “嬴帝駕崩,女帝登基,這條消息,足夠拿到我想要的東西了吧。”



        “我還要有關女帝的信息。”巨人出聲如雷,震耳欲聾,仿若嘶吼出這句話。



        “女帝曾經是大帝姬,登基之前,不過法身實力。”



        人形黑影說完這句話之后,緩緩的消散。



        巨人沉默了片刻,隨手在手臂上抓了一把,數十個化為黑霧的臭鼬,被他抓了下來,巨人掌中發力,數十個臭鼬,齊聲慘叫。



        而后巨人一揮手,將他們全部丟下去,唯一還活著的臭鼬,將同胞所化的黑霧盡數吞噬,恭恭敬敬的趴在那里,頭都不敢抬一下。



        “你去,確認一下這個消息,活著回來之后,準你進階。”



        臭鼬欣喜若狂,用一種古里古怪的語言,回應著巨人的話。



        畫面到了這里,便徹底消失不見了。



        至始至終,畫面里都沒出現過那位巨人的全貌。



        秦陽眉頭微蹙,重新回想著剛才看到的畫面。



        這次可不是出內奸了,而是出人奸了,雖然說實話,嬴帝已死的消息,肯定是不可能瞞得住的,普天之下,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消息。



        但秦陽還是從那簡短的幾句話里,捕捉到別的線索。



        對方說的話,是大荒如今的語言,這是秦陽確定來著是大荒人的原因,說的是最正統的官話,聽不出來什么地方的口音,標準的不能再標準了。



        可沒有口音本身也是線索,對方可能出身大門派、大勢力,從小接觸到的便是最嚴苛的教育,要知道,對于修士來說,一些法門,可是需要最標準的音準。



        比如某些言咒,音準不對,威能減弱,釋放不出來,都是小事,有些危險點的言咒,施法失敗可是會有危險的。



        這也是言咒術之類的法門,不怎么流行的原因。



        第二,提到嬴帝死的時候,對方用了“駕崩”二字,這倆字的確是死的意思。



        可死本身,也是有等級的,神朝大帝才能用駕崩,意為大帝身隕,代表著神朝的支柱崩塌。



        明明感覺此人心中對嬴帝沒什么尊敬,卻還能自然而然的說出來這句話,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用上這倆字有問題。



        這人必定出身不凡,而且肯定不是什么氣氛比較和睦的大勢力,其內必定是等級森嚴,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一個異族面前,提到“死”的時候,還這么注重等級。



        比如黃泉魔宗這種魔道大派,肯定是不可能。



        可能黃泉魔宗在此人眼里,都是不入法眼的歪門邪道。



        那現在留下的選擇,大體上就是大嬴神朝和大燕神朝的朝廷內,還有兩個神朝內,一些在宗門內部等級森嚴的大門派。



        像什么五行山,就可以排除了,五行山那邊跟放養似的,有個屁的等級森嚴,門內提到嬴帝駕崩,也沒誰會這樣說。



        山謙老鬼還幸災樂禍,覺得嬴帝好好的大帝不做,非要出去瞎浪,如今浪死了吧。



        這些也只是敬畏嬴帝的實力,要說對于嬴帝本身有什么尊敬,還真沒多少人有,大家都是怕嬴帝而已。



        除了這些,再一個,那人提到了“女帝”。



        坊間流傳,新帝不太喜歡女帝這個稱呼,大帝就是大帝,哪分什么男女。



        所以大家都是用新帝,至少大嬴神朝這邊,都是這么稱呼的。



        會稱嫁衣為女帝的人,要么是大嬴神朝內一些不太服,卻不敢明面上說的人,再要么就是大燕神朝這邊。



        大燕神朝基本都是稱女帝,背地里頗有些揶揄貶低大嬴的意思。



        總結下來,大燕神朝朝廷的人,嫌疑最大。



        他們在嫁衣登基當天來刺殺,這梁子就結下了,嫁衣若是騰開手了,沒了什么后顧之憂時,第一個要打死的,肯定就是大燕。



        從登基當天,就已經準備先來揍大燕一頓,割點肉出氣。



        大燕自知如今的情況,硬碰硬是肯定碰不過,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種事都不會出現,頂多是傷敵一百,自損三千。



        他們自知仇結大了,又打不過怎么辦,給大嬴找個有足夠實力的敵人,來牽制大嬴唄。



        可大嬴鎮壓大荒,大荒還真沒什么人敢來跟大嬴硬碰硬,他們只能將目光放到大荒之外了。



        外層空間就是最好的突破口。



        異族、妖邪、魔頭、巨獸等等,可不就是最好的出頭鳥。



        正好嬴帝死了,那種把人打疼過的威懾,徹底消失,外面的那些家伙,要是知道這消息,不蠢蠢欲動才怪。



        點了大嬴的后院,大嬴自然就沒工夫搭理大燕了。



        秦陽能這么推測,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此人能以幻影形態,出現在那位巨人面前,不是對方用了什么法寶聯絡他,而是他直接用了某種法門,投影到那里。



        那他人在大荒,肯定是不行的,【    更新快】除非他有封號道君的實力。



        真有封號道君的實力,也用不著這樣暗戳戳的跑到人家后院點火了。



        他肯定是來到了外層空間,在大荒內橫渡虛空的第一層外層空間,肯定是不夠,至少要能來到第三層外層空間戰場。



        也就是說,此人肯定是來到過第二層外層空間,中間去過一趟第三層的外層戰場。



        時間從嫁衣登基,到巡天使開始發現異常開始。



        中間這段時間,所有去過第三層外層空間戰場的人,統統都有嫌疑。



        這些人,再和他總結出來的幾個特征,交叉對照一下,就能再次縮小范圍,若是正好能縮小到一個,那么,那個人奸,肯定就是他了。



        再加上巡天使這邊出了內奸,順藤摸瓜,說不定也能挖出來。



        只不過,現在問題是,除了大嬴有巡天使,大燕也有類似的機構,只是大燕占據的地盤很小,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基本跟在大荒的格局類似。



        大燕那邊,秦陽是沒辦法追查了,巡天使這邊,倒是可以,但秦陽覺得,人奸出在巡天使里,可能性不太高。



        巡天使里,如今九成都是嫁衣原來的班底,最是忠心不二,真有誰想要搞事情,那難度也不是一般的高。



        所以現在,人奸和內奸是一個人的可能,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人奸出在大燕,少說有八成概率。



        但這個也只是根據現有情報,得到的分析,說不定等會去問完之后,嫌疑最大的人就變了。



        而內奸是誰,秦陽心里也有想法了。



        看了看手中的黑色光球,秦陽將其捏碎。



        一團靜止的黑氣,懸在他的掌心,拾取之后自動完成煉化。



        至于這次是怎么煉化的,秦陽完全沒感覺,只能感覺這個東西傷不到他了。



        光球破碎之后,那種陰冷晦澀的癲狂之中,卻又像是沒有感情的情緒力量,如同實質,沖擊著他的心神。



        明明不會傷到他,秦陽卻還是感覺,心中有種特別的沖動。



        說不上來的感覺。



        唯一可以確定的,這東西跟荀穆陰他的那種力量,不是一種,但的確是屬于一字訣的力量。



        秦陽有些納悶,不是說一字訣是人族的特殊法門么,除了人族之外,外族基本不可能修成。



        就算人族,也沒見幾個修成的。



        想要修成,看臉、看天賦,最重要的還得論心,根本不是努不努力就能修成的。



        他手里現在都有三門一字訣了,哀字訣、思字訣、憂字訣,其中思字訣成功入門,卻也只修成了一個神通,還是因為他用腦太多,自然而然入門的。



        其他倆,甭說入門了,連門朝哪開,門檻在哪都不知道。



        人族都如此艱難,異族豈不是更難。



        難道還真有什么妖邪,開了傲天掛,入了其中一門一字訣的門檻,修成了一種神通么?



        想想這一團黑氣,是從臭鼬身上摸出來的,而臭鼬又是寄生在那個被稱之為丑格獸的巨人身上,就那巨人的慫樣,能入門一門一字訣,修成一個古里古怪的神通?



        不是小看那巨人的實力,而是覺得,他那樣子,絕對沒戲。



        那這力量是從哪來的?



        還有上次,荀穆陰他的力量,哪來的?荀穆可不像是修成一字訣了,這力量,必然是從其他地方得到的,而他卻能利用這種力量。



        問題又來了,沒修成一字訣,怎么能去利用一字訣的力量?



        秦陽先找個人問問都地方找,實在是有關一字訣的記載,本身就特別少,而且還沒什么詳細的。



        想找個修成一字訣的,目前秦陽知道的,還活著的人,也就第二劍君兩口,修成的還都是思字訣。



        第二劍君修成的方向是思念,他媳婦修成的方向是思考,他們自己都懵著呢,問了也白搭。



        秦陽自己研究了半晌,也沒研究出個子丑寅卯。



        想了想,秦陽對遠處溜達的金豬喊了一聲。



        “金豬,過來給你吃個好東西。”



        金豬聽到這話,哼哼了兩聲,蹲在出口的地方,就是不過來,滿眼警惕的昂著脖子嚷嚷。



        “秦有德,你當我跟那個吃不飽的傻子一樣么?這么久了,你連口水都沒讓我喝過!我是被封印了,可是我還沒瞎,感知也沒壞掉,那東西太危險了,你離我遠點,萬一讓我沾上,說不定就會發狂,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提醒我什么?你發狂了能打死我不成?”秦陽一聽這話頓時樂了。



        “哼!”金豬哼唧了一聲,呲牙咧嘴的警告秦陽。



        “我怕我發狂了,被你按在寶鼎里熬成湯,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沾上那種古里古怪的東西,你的一鍋絕世寶湯就徹底毀了!”



        一聽這話,秦陽立刻放棄了讓金豬試毒的想法,這一鍋絕世寶湯,熬煮到今日,可是不容易,不能毀了。



        想了想之后,索性找了個鐵盒,將那一團平靜的黑氣放進去,徹底封禁起來,丟到了海眼里,這東西太危險,也就海眼安全點。



        走出監牢這一層,青鸞在外面等著,秦陽說想去查查資料,青鸞也沒請示,直接帶他去了存放資料的地方。



        這一層里沒有圍墻,一眼能望到頭,一排排跟地面連為一體的金屬書架,擺了不知道多少個,各種分類的記載,擺的滿滿的,從玉簡到金冊,還有書籍,各種都有。



        青鸞帶著秦陽穿梭在書架間,來到一處標了“陣”字的區間。



        “大姐之前已經交代過了,這里的資料,你都可以隨便看,你看你什么時候了解的差不多了,咱們再去修補大陣。”



        “其他的可以看么?”秦陽指了指另一邊的書架,那里標注的區間,都是以時間為單位的。



        “那些都是日志記載,沒什么好看的,你要想看,你就隨便看吧。”青鸞很無所謂的應了一聲。



        秦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慢慢看。



        等到青鸞離開之后,秦陽沒急著去“陣”的區域,察看陣圖和各種維護記錄,而是先去了時間區域。



        按照時間,很容易就找到了一座填滿了一半的書架,上面就是最近幾十年內的記載。



        先隨便拿了一個玉簡察看,上面事無巨細的記載著,戰場上的交戰記錄,遇到了什么妖邪和魔頭,是誰去出戰的,消耗了什么東西等等,全部都記載的清清楚楚。



        重新換了一個,大體上都差不多,但這個里面,卻出現了青鸞和紫鸞的出入記錄。



        秦陽算了算時間,就是他激活飛鸞令的時間,那個時候,青鸞和紫鸞,進入了大荒。



        找到了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記錄,幾十年的記錄,秦陽也不嫌麻煩,一點一點的掃過去。



        不知道花費了多久的時間,秦陽將最近幾十年,所有的日志記錄都掃了一遍。



        除了他來到這里的記錄之外,根本沒有其他外人來過的記錄,出入記錄里,也只有寥寥幾個巡天使的記錄。



        這里面甚至記載了,每個巡天使進入大荒的記錄。



        秦陽嘆了口氣,看來內奸真不是外人。



        他想提前挖出來內奸,怕是不太容易了。



        身為一個資深內奸角色扮演者,秦陽最是清楚,內奸的危害有多大,不把對方挖出來一棍子打死,關鍵時刻真的要命的。



        沒找到太關鍵的線索,秦陽只能在最近的記錄里尋找,曾經去過外層戰場的人,內奸必然是在這些人里。



        看完日志,秦陽這才轉身進入陣區,開始察看這里的記載。



        整個外層空間第二層,按理說,是比腳下的大世界還要大的存在,想要完全防住,那耗費的資源和力量著實太大了。



        這里九成九的地方,都是混亂的亂流,空間亂流、扭曲裂縫,能量風暴,那種地方,是絕地之中的絕地,不是實力強就能闖過去的。



        被鎮守的地方,是極小部分的安全地帶,從這里落入到大荒的日月星輝,是最強的,也是最平和的。



        這也是需要有巡天使存在的必要原因。



        世界本身的靈氣,根本不足以所有的修士消耗,日月星輝,經過聚靈陣轉化成靈氣,是最基礎,最必要的資源。



        但矛盾也出在這里,安全地帶是在慢慢拓展的,對于大荒的修士來說,靈氣會越來越濃郁,越來越平和,有利于修行,可同樣的,有了安全地帶,外層空間之外的生靈,也就更方便進入大荒了。



        正因為這個原因,大嬴掌控的安全地帶,已經很久沒有拓展過了。



        在不能保證絕對安全,完全可以鎮守的住的情況下,拓展是不能展開的,要留有余地。



        這次外層戰場來的異族妖邪驟然變多,卻還能擋得住,就是因為早有準備,唯一出意外的地方,是出了個內奸,被異族潛入進來了。



        第二層的陣群,非常龐大,囊括的范圍也特別大,秦陽本來只需要去修復其中一處即可,但秉持著完美契合的理念,他還是將所有陣群的記載都看了一遍。



        就算只是給補幾個零件,也得要保證完全配套,不能隨便瞎修瞎補。



        看著這里密密麻麻的陣圖,秦陽不由的想到了王百強,這里的陣圖,齊全無比,而且很多都是大荒沒有的,傳言中失傳的。



        再一個,如此龐大的陣群,還能相互統一,構造這一大片陣群,可能是花費了大嬴幾萬年的時間來完善,這種地方,對于王百強肯定是天堂,讓他死在這里,他估計都樂意。



        一晃三個月的時間過去,青鸞中間過來轉了一圈,問了問情況。



        秦陽以為外面情況變差了,青鸞卻否認了,說他們能頂得住,只是比之有陣群輔助的時候,費力了點而已。



        等看完了陣區的陣圖,和各種后面的維修記錄,秦陽也沒急著出去,繼續去察看其他的區域的各種記載。



        異獸、異族、妖邪、魔頭,各種在這里出現過的,都被詳盡的記載了下來。



        還有巡天使的記載,各種人員……



        反正跟第二層外層空間和第三層的戰場有關的所有東西,這里都有詳盡記載。



        秦陽看陣區的記載,才花費了三個月,而看后面這些沒什么技術含量的純記載,卻花費了九個月的時間。



        一晃就是一年的時間過去了。



        還好這也算是正常,一個外來的陣師,想要去修補陣群,突擊補課,也不是幾天時間就能完成的。



        秦陽拿著一個新的小本本,將巡天使人員名錄里,有嫌疑是內奸的人,統統都記錄下來。



        走出了倒金字塔,秦陽找到了血鸞。



        “可以去修補陣群了。”



        “好,兩天之后吧。”



        “不,就今天,就現在。”秦陽一臉堅定,一副不用商量的樣子。



        血鸞抬起頭,看了秦陽一眼,沉吟了一下。



        “好,我親自護送你,你盡管修復陣群,其他的事,都有我們。”



        兩人沒明說,可大家都明白為什么。



        如今基本可以確定有內奸,內奸還沒找出來,秦陽若是去修補陣群,內奸肯定也會知道,若內奸再次傳出個消息,外面的那些異族,肯定也知道,到時候修補難度絕對會變高。



        出來之后直接去,就算是后面再被異族妖邪知道了,起碼也能趕時間先修補一部分,剩下的越小,難度自然也就越低。



        離開倒金字塔的時候,秦陽忽然問了句。



        “大姐,之前那位陣道大師,是怎么死的?方便說么?我看日志記載里,寫的是中了神魂之毒,是什么神魂之毒?”



        “他是中了劇毒,毒入神魂,無藥可救,神魂崩碎,意識湮滅而死,至于什么毒,我們查不出來,也沒有對應的記載。”



  http://www.jsghgc.live/html/26/26227/2042387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sghgc.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胜负彩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