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漫威里的德魯伊 > 第一千零八章 想家

第一千零八章 想家

        阿爾文忙碌了幾個小時的時間,然后他有點悲傷的發現自己順利的帶領著伙計們錯過了午餐時間。

        尼克嘴里的“乞丐雞”剛剛埋進土里,上面的燒烤堆剛剛架好,野豬肉還沒有腌制入味……

        唯一應該能吃的野雞湯被斯塔克牢牢的看管著,他已經覺得“必須得嘗嘗”好幾次了……

        阿爾文看著這位小心翼翼的老兄最后好像失去了耐心,他往湯鍋里加了三次鹽,但是嘗的都是一個勺子里的湯……

        就在斯塔克準備加第四次的時候,阿爾文阻止了他……

        重新拿個勺子挖了一點嘗一嘗,阿爾文砸吧著嘴巴,笑著說道:“差不多了,再多我估計佩珀奶水都會變成咸的……

        也不知道小摩根能不能習慣她老爹的重口味?”

        斯塔克有點不相信的再次嘗了一口手里勺子里面的雞湯,他表情奇怪的看著阿爾文,說道:“你別耍我,我的味覺很靈敏……”

        阿爾文看著腦子已經徹底糊涂了的斯塔克,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刺激他了,咸不咸的反正吃的也是他的老婆……

        看了一眼鍋里已經被燉的即將解體的四只干瘦的野雞,為了不讓斯塔克糟蹋東西,阿爾文找了六只小碗給六個孩子一人弄了一碗,然后每一碗里發一個雞腿……

        招呼孩子們找點面包就著雞湯對付一頓午飯,阿爾文看著表情奇怪的斯塔克,笑著說道:“你繼續,我估計佩珀的口味隨你……”

        說著阿爾文就拿出幾瓶啤酒招呼弗蘭克點燃了火堆,這樣可以一邊加工傳奇的“乞丐雞”,一邊烤點野豬肉先對付一口……

        幾個孩子唏哩呼嚕吃的高興的時候,弗蘭克走到阿爾文身邊坐下,拿著啤酒灌了一口,然后說道:“我們什么時候回地獄廚房?

        現在離開學還有20天,而且你還欠那72個孩子一個畢業典禮……”

        說著弗蘭克看了一眼幾個玩鬧的孩子,他笑著說道:“我聽說地獄廚房最近很熱鬧,老凱奇他們又把孩子們關進了學校。

        想要那幫小子們老老實實的可不容易,老帕克根本就忙不過來……”

        阿爾文有點驚訝的看了一眼話突然變多了的弗蘭克,他沒想到弗蘭克居然比自己還在意地獄廚房發生的事情,他比自己這個正牌校長還關心學校的狀況。

        當然弗蘭克不是擔心那些孩子,而是擔心沒人能鎮得住那幫熊孩子……

        看了一眼端著湯鍋飛走的斯塔克,阿爾文笑著搖了搖頭然后說道:“在等幾天吧,等小摩根的情況穩定了,我們就回去。

        畢業典禮的事情有納爾遜他們在操辦,你不用擔心!”

        說著阿爾文看著情緒不是太高的弗蘭克,他笑著說道:“老兄,別擔心學校的問題,我給你找的助手已經開始上班了。

        我聽老帕克說,杰森?伯恩的表現很不錯……

        伙計,我們在度假,你得讓自己放松一點!”

        弗蘭克聽了點了點頭,他看著自家那個操蛋兒子用“看飛碟”的老梗騙走明迪的雞腿,然后被一心減肥的明迪一頓臭揍……

        老劊子手感慨的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對我來說有點太安逸了,我不習慣……

        我現在過著曾經向往至極的生活,但是我就是不適應……

        你可能不相信,我有點想念地獄廚房了,那里的氣氛能讓我稍微緊張一點,我喜歡那種感覺。

        沒有壓力的時候我反而有點睡不著……”

        阿爾文好奇的看著硬到極點的弗蘭克表現出了自己脆弱的一面,他有點好奇的問道:“你這個是不是就是戰場綜合癥?以前我怎么沒有感覺到?”

        弗蘭克搖頭失笑的說道:“戰爭綜合癥不會出現我們這種老兵身上,一般只有新手和精神比較軟弱的家伙才會出現這種問題。

        大多數都是因為他們的行動背離了他們內心的信條,最后因為自我矛盾而產生的心理問題。

        別把人想的過于脆弱,任何人上過幾次戰場,殺過幾個人之后都會變得不同,但是那可不是‘病’!”

        說著弗蘭克拿著啤酒喝了一口,然后他看了一眼好奇的阿爾文,笑著說道:“很多在戰場待久了的人都會有奇怪的習慣和各種怪癖。

        那些不算問題,最要命的是面對各種事情發生之后的應激反應……

        一般人在面對搶劫的時候會選擇舉手投降,而那些殺人如麻的老兵一般會選擇掏槍……

        這就是應激反應,這些都會讓那些老兵跟整個社會變得格格不入……

        然后那些人就說我們‘病了’……

        知道我為什么喜歡地獄廚房嗎?”

        阿爾文突然有點同情弗蘭克,這家伙離開了軍隊之后,對于其他人來說他就是“病人”,因為正常人不會因為別人犯了罪就去把他大卸八塊……

        弗蘭克眼睛看著面前燃燒的火堆,他小心的撥弄了一下控制著火勢,然后笑著說道:“我在地獄廚房過得很自在,不僅因為尼克在那里,雪莉還有你們都在那里……

        最主要的是在那里沒人把我當成‘病人’,我枕著手槍睡覺,我在地下室收藏著大批的軍火……

        有人跟我過不去我就打爛對方的臉,不夠我就捅對方一刀,沒人覺得我有問題……”

        阿爾文看著表情有點消沉的弗蘭克,他有些想不通弗蘭克為什么會說這么多的話。

        直到阿爾文看到弗蘭克一直在下意識的搓動著虎口上的槍繭,他有點明白過來,這位老兄在安逸的地方充當保鏢、保姆太久了,上個月的芝加哥大戰他也沒去……

        重新拿了一瓶啤酒遞給弗蘭克,阿爾文笑著說道:“明天我就讓阿斯加德的人用彩虹橋送你回去。

        你去卡瑪泰姬的紐約圣殿找胖子王園或者斯特蘭奇,讓他們送你去非洲的峽谷前線。

        史蒂夫的那個兄弟巴基據說從西伯利亞挖了四個冬兵出來想要一起給我打工,你去替我看看,順便也能活動活動……”

        說著阿爾文拿著啤酒跟弗蘭克碰了一下,然后有點不確定的說道:“我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不過一味的壓抑自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一定要殺點什么才能讓自己平靜,那就去吧……

        這在地獄廚房甚至算不上缺點!”

        弗蘭克聽了沉默一下,然后點了點頭,說道:“謝謝……”

        阿爾文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別謝我,我甚至不能確定自己到底做的對不對?

        不過你肯定比我明白,你可以自己把握。

        不管你干什么,只要記得你的家在地獄廚房就行。

        咱們反正也算不上好人,就不要為一點小嗜好糾結了……”

        就在阿爾文他們聊天的時候,地獄廚房的警察局……

        貝克特看著一個英俊的中年男人穿著一身造型復雜的皮質禮服,雙手端著一個寫著“布萊克?波特”的牌子站在拍照墻的面前……

        這個家伙和一個光頭女人一起出現在地獄廚房,從他出現開始就一直一聲不吭,他和身邊那個光頭女人的奇怪表現引起了地獄廚房那些黑幫的關注。

        要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段,地獄廚房的黑幫對于這樣的奇怪家伙抱有極大的戒心。

        結果經歷了一場不算激烈的“試探”,這個看起來很有派頭的中年男人被揍得極慘。

        就算這樣這個布萊克?波特也沒有開口說一個字,直到那個光頭女人為了保護他被人誤傷,這位老兄才張了張嘴……

        真的只是張了張嘴……

        貝克特他們趕到的時候清楚的看著這個布萊克?波特扶著光頭女人對著那些找麻煩的混混們開來的汽車張了張嘴……

        那些汽車就像是玩具一樣被摧毀,然后翻滾出很遠的距離……

        貝克特趕走了那些不怕死的混混,然后硬著頭皮把這個可怕的男人抓進了警察局,要知道這位老兄剛才只是張了張嘴就毀掉幾十米的路面加上十幾輛車……

        看著邁克爾警官指揮那個光頭女人站到拍照墻的前面,貝克特對身邊的埃斯波西托說道:“查到他們的身份了嗎?”

        說著貝克特看著那個光頭女人手里捧著的寫著“美杜莎?波特”的牌子,她表情有點奇怪的說道:“他們的氣質看起來可不是普通人。

        趁他們沒有惹出大麻煩,讓他們找個律師,賠償完被損壞的道路,就趕緊讓他們離開這里……”

        埃斯波西托看了一眼自家局長,然后無奈的聳了聳肩膀,說道:“我在系統里對‘布萊克?波特’和‘美杜莎?波特’兩個名字進行了核查……

        很遺憾……

        這兩個人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

        說著埃斯波西托看了一眼表情低沉的布萊克?波特,他有點緊張的說道:“但是不管怎么樣,把這個家伙關在我們這里實在太危險了……

        我們甚至不得不為這兩個準備一個‘情侶套房’,這樣抓人有什么意義?”

        貝克特苦笑的看著這對奇怪的夫妻,她有點疲憊的說道:“不然我們能怎么辦?看著他把那些找麻煩的混混干掉?

        到時候我們用什么罪名抓他?他連臟話都沒說過一句……”

        說著貝克特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埃斯波西托說道:“為什么這些強力的妖魔鬼怪一定要往地獄廚房鉆?

        阿爾文出門度假多久了?

        馬上就要開學了,作為一個學校的校長,他是不是有點太不負責了?”

        就在貝克特糾結的時候,他的作家男朋友里克?卡塞爾領著自己11的女兒阿萊克西斯和一個金發姑娘走進了警察局。

        看著那個金發姑娘激動的大叫著“美杜莎~”然后跟光頭女人擁抱在了一起,貝克特攤著手看著自己的男朋友,說道:“這是怎么回事?”

        卡塞爾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個姑娘是坐那個阿斯加德電梯來的,我估計她應該不是地球人……”

        說著卡塞爾看了一眼自己昨天收留的少女水晶,他對著貝克特說道:“那個姑娘說她見過阿爾文,是阿爾文讓阿斯加德的彩虹橋守衛把她傳送到紐約的。

        我猜沒人敢拿阿爾文的名字說瞎話……”

        貝克特聽了這些人跟阿爾文有關,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道:“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那就去找上氣來給他們擔保……

        我一分鐘都不想在警察局里看到他們了!”

        卡塞爾殷勤的湊到貝克特的面前,笑著說道:“難道你還指望上氣給他們交保釋金?

        我要是你,我就給那個哈維打個電話。

        他前幾天跟我喝酒的時候還跟我吹噓他是地球的星際外交先驅……”

        …………

        求月票!求月票!

        最近家里事多,幸好有這么多的書友在……

        謝謝大家的耐心和理解!

        謝謝!感恩!

  http://www.jsghgc.live/html/30/30700/2097104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sghgc.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胜负彩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