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大宋猛虎 > 第三百二十章 了無生趣的元夕與悲催的甘奇

第三百二十章 了無生趣的元夕與悲催的甘奇

        大宋猛虎虎起汴梁第三百二十章了無生趣的元夕與悲催的甘奇甘奇是希望王安石能步步高升,早日實現自己的抱負,所以才開口勸說王安石不必氣餒。

        王安石聽得勸說,對甘奇笑了笑,說道:“道堅,若非這汴梁有你,只怕我就真的早已懈怠了。”

        這句話聽得甘奇心中很爽,笑道:“介甫兄可要留在東京城中,不能說走就走了,待得我明年入了官場,還要倚仗介甫兄提拔抬舉。”

        王安石聽得哈哈大笑:“道堅,我倒是想有這個機會能提拔抬舉你,就怕這事情還輪不到我來做。”

        甘奇聞言故作愁容,說道:“唉……介甫兄你是有所不知,我若進士及第了,十有八九是要去教書的。”

        “為何?”王安石問道。

        “太學胡先生親口而說,說我若是進士了,他就把我要到太學去,介甫兄到時候若是不抬舉我,我這書就不知道要教到猴年馬月去了。”甘奇笑道。

        王安石自然知道甘奇是說笑,擺了擺手,說道:“道堅,跟你說點正經的,我想把你那明算之法傳揚天下,如此結算天下來往錢糧賬目,不知省力多少,不知你心中如何想?”

        這倒是甘奇沒有想到的事情,甘奇最初把這些傳給王安石,主要目的其實還是為了……裝逼,讓王安石覺得甘奇了不得,讓王安石與甘奇多親近。

        真要把這些事情傳遍全國,讓全國所有的官員乃至讀書人都學,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這其實也是改革。

        甘奇甚至都沒有想過要改革全國的計算之法,就是知道這種改革推廣的難度。若是再一想,王安石以后要主持全國各方面的改革。在這種原始通信水平的社會里,主持全國各個層面的大改革,這需要多么大的能力?

        有時候不多想,就往紙面上一看,覺得這種事情沒有那么難。真要具體實施起來,諾大的國家,從南到北,從邊境到大江大河,全部改革,其中的工作量,需要的工作手腕,當真是不可想象。而且外部反對勢力還極大,一天到晚鬧,一天到晚又罵又懟,甚至直接反抗不從。放在一般人,每天面對朝野反對勢力,那都要焦頭爛額,力不從心。

        后世之人,還真是小看了古人,也小看了王安石。以王安石這種工作能力,就算放在后世,那也是能力極其出眾之人,鳳毛麟角的人物。

        話說回來,要把新的計算之法推行全國,甘奇自然是樂見其成的,這件事情由王安石去做,那也算是牛刀小試。甘奇點著頭:“介甫兄自去操辦就是,官家若是應允了,介甫兄那就有得忙了。”

        王安石腦中已然考慮起來,說道:“官家上次就見識過了,還把道堅你好一通夸贊,想來官家是不會反對的。此事……當先編一本新算經,然后還得培訓一批人手,然后下各地去教授,三五年時間,總能把這件事情做成了。”

        “培訓人手之事,那就交給我了,介甫兄只管派人來就是。”甘奇也盡了一份力,王安石這個朋友,是真值得深交的。

        “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但是……但是會試在即,還是打攪不得,我先自己在衙門里選幾個人培訓一二,明年待得會試過去了,再來勞煩道堅。”王安石也在為甘奇考慮。

        甘奇點頭:“也可,到時候我就在書院里開一門新課,就叫做《新算經》,我那書院的學堂極大,來多少人也都一并教了。”

        數學,其實是科學之本。所有科學,都要以數學為基礎。甘奇這門課,還真有必要去開,數學思維,其實就是科學思維。要開一門課,那就不能簡單隨便,一定要深入一些,要真正給這個時代帶來科學思維。

        科學,從來不是發明一個什么肥皂或者火藥就好像有了的。科學是一種思維模式,有了這種思維模式,就能遍地開花結果。

        酒慢慢在喝,王安石心情大好,臨走之時,還說了一語:“祝道堅來年高中榜首。”

        “介甫兄吉言。”甘奇回了一語。

        冬天真的來了,溫泉酒店也開張了,就在道堅書院隔壁,倒也不必如何宣傳,書院里的學生就是第一批顧客。

        有一項運動在這些學生之中風靡了起來,那就是羽毛球。這種運動似乎天生就與這些讀,在有些超重的羽毛球的擊打下,壞得太快,為了這件事情,張淑艷甚至專門安排兩個小姑娘專門負責修羽毛球拍。

        羽毛球,也適合女子,趙小妹也經常會與張淑媛打上幾局。

        弄得甘奇也在考慮,是不是也弄一個羽毛球聯賽

        冬天越來越冷,知道還有溫泉酒店這么一個好地方的汴梁人也越來越多,王安石就是常客之一,經常來此一泊二食,晚上下班跑出來吃完飯泡溫泉,睡一覺吃個早餐,趕回去上班。

        甘奇還親自進城去請了包拯,也是知道包拯最近躲在家中不出門,既然躲在家中,那不如就直接躲出城來。

        溫泉酒店在這冬天里,那是最好不過的享受,泡溫泉最舒服的時候,就是頭上一邊飄著鵝毛大雪,人泡在熱水里舒爽無比。包拯住進了溫泉酒店的雅苑里,那就不走了,連皇帝派人找他,都找不到。

        只是把包拯請來之后,甘奇有些悲劇了,身為座師,以往忙碌,沒有時間顧著學生的學業,如今清閑了,甘奇還能有得好?

        每日大早起床去酒店上課,夜半三更才能回家。

        包拯這個臭脾氣,教學生,那也是臭脾氣,文章里但凡有個詞用得不是最貼切的,包拯也要氣得怒吼起來,口沫橫飛得甘奇一臉。

        然后甘奇也不好意思去擦,怕傷了包拯的自尊心。不過甘奇倒也能自我安慰,這特么是皇帝的待遇啊!能被包拯噴得滿臉口水的,如今這個世界上,那也就只有皇帝有這個待遇了。

        回到家中,甘奇第一時間就是洗臉,好好洗臉。

        自從甘奇把包拯請出城了,甘奇是累得連傳宗接代的大業都沒有勁了。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再如何自律,不如有人逼一把。

        好不容易熬到了過年,甘奇才舒服幾天時間,包拯就趕回來泡溫泉了。

        元夕佳節又到了,來請甘奇的人數不勝數,從趙宗漢到蔡確李定,還有那些太學同窗,一個一個上門來請,連樊樓的帖子,從通過張淑媛的手遞到了甘奇面前。

        甘奇看著帖子,準備出去嗨一下,順帶再裝裝逼。

        嗨之前,得跟包拯說一下,甘奇有禮有節到得包拯面前,拱手拜下:“先生,今日元夕佳節,學生想進城去與好友同窗們共聚一番,今日就不上課了。”

        包拯臉一黑,說道:“元夕年年有,會試考不上,那是終身之憾事。會考馬上就到,還不發奮,更待何時?”

        甘奇嘴一癟,就要哭出來了。

        包黑臉手一抬:“坐,今日講一講《易經》,其他經典,你倒是都掌握得不錯了,獨獨這《易經》,差之甚遠,今日一定要多講一些,不得懈怠。”

        包黑臉一語說出了甘奇的短板,因為其他經典,那都是在說事情或者是說道理,只有這易經,云山霧罩的,沒人給你一句一句講,一句一句分析,你壓根就看不懂這到底是個什么玩意。

        好吧,甘奇癟著嘴,落座,聽講。今夜暴雨,汴河龍王包拯下的暴雨。

        元夕佳節,裝逼之日,甘奇苦逼非常。

        還有那樊樓一聲聲怒吼:“我道堅兄何在?”

        “甘先生,你在哪里啊?”

        “道堅,你來了沒有?”

        “唉!這個道堅,著實不當人子。”

        今年是北宋仁宗嘉佑四年,公元1059年,仁宗趙禎登基的第三十七年。

        今年的元夕,格外少了幾分色彩。沒有了蘇軾蘇轍,沒有了甘奇,曾鞏也到外地當官了,柳永死了六年,晏殊死了四年,黃庭堅才十五歲,在家鄉江西初露頭角,秦觀秦少游才十歲,在江蘇的學堂里打著瞌睡,負一代詞名周邦彥才兩歲,李清照的爸爸才十四歲……

        王安石忙著算賬,歐陽修正在取笑宋祁,宋祁正在被歐陽修取笑,張先張子野在外地當官……

        晏殊的兒子晏幾道,因為考不過科舉,正在四處奔走,希望能弄一個恩蔭的官職。所謂恩蔭,就是想讓皇帝看在他父親的面子上,給他封一個養家糊口的官。晏幾道想要以詩詞出名,還得當到他把恩蔭的官職求來之后,有了養家糊口的倚仗,才開始裝逼。這個人物是個小重點,要記下來,很會裝逼的人物。

        這一年的元夕,了無生趣。整個汴梁城都在呼喚甘奇甘道堅的大名。

        而甘奇,正在鉆研《易經》,若是能得周文王姬昌先天八卦之大道,甘奇定要好好修行,一舉飛升成仙!

        呃……相比成仙,考上進士還是比較容易一點。

        。

  http://www.jsghgc.live/html/35/35228/1943880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sghgc.live。頂點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23us.us
胜负彩500